账号:密码:验证码:
        
当前位置:[首页] - [精彩话题] - [正文]
行业资讯
企业管理
推荐产品
驻日大使谈钓鱼岛问题:我们比百姓更闹心
作者:qq  来源:qq.com  日期:2009-07-23  点击:11636


[主持人]驻外大使的职责之一就是维护国家的利益。您在面对东海、钓鱼岛这些问题的时候,您是如何向日方阐述我们国家的立场的?


[崔天凯]驻外大使的职责归根到底就是一句话,维护国家的利益。这是最重要的,也是最根本的。当然维护国家利益有方方面面,刚才提到的涉及到领土、海洋权益问题上,这也是非常重要的方面。因为对任何一个国家来说,主权和领土完整是核心利益。所以作为驻外大使,他在核心利益问题上必须坚定维护国家的利益,这是毫无疑问的。当然,可能大家也知道,在钓鱼岛的归属问题上,在东海的划界问题上,中日之间有不同立场,这个也存在好多年了。我们从事这项工作的人当然要持续不断的向日本方面,也向国际社会阐述我们的立场,因为我们认为我们的立场是有充分的历史和法理依据的。我们有理,中国人说有理走遍天下,要向全世界讲清楚我们的道理,推动这个事情通过谈判来解决。当然,可能一时半会儿解决不了,因为两个国家在这种问题上有争端,一般都是比较困难,可能需要相当长的时间。但是必须坚持不懈的推动通过谈判来解决这些问题,这也是我们驻外使领馆要做的工作。


[主持人]有网友说“钓鱼岛问题不解决,中国人闹心”,这可能是很多中国老百姓的心声。在很多时候,崔大使在面对别国的媒体也好,还是民众也好,您身后站的是千千万万的中国老百姓,他们的声音不知道您在那个时候是怎么理解和看待的?


[崔天凯]你说的很对。我们在对外工作的时候,要时刻记住我们身后的13亿人,特别是在涉及到领土和海洋权益这些问题上,国内都很关注。应该说之所以这些问题还存在,很大程度上跟历史上我们有一段时间积贫积弱,受列强的欺负有关系。通过我们今天的发展,通过对外工作,逐步解决这些问题,可能需要一段时间,但是我们的方向和目标是很明确的,我们主张通过谈判来解决,这个主张也是很明确的。说到“闹心”,钓鱼岛问题没有解决,大家闹心,我们处在第一线的工作人员,应该说更闹心。怎么解决,有没有一个轻重缓急,哪些问题更紧迫,更有现实解决的可能性,也有一个梳理的过程。如果说所有的问题都要在一夜之间,把所有闹心的问题都解决,这个大概也不太可能。所以,一方面我们要坚持不懈、脚踏实地的推动这些问题去解决,另一方面也有个权衡轻重缓急的问题。


[主持人]我们知道,您去了汶川映秀镇,代表使馆献花。在去年5·12地震时,您在日本,您感受到日本各界对中国这场灾难的反应?


[崔天凯]5·12汶川大地震发生以后,日本各界反应非常迅速,当天我们就开始收到日本各界打来的电话,有的亲自跑到使馆来了解情况,表示慰问、表示同情,然后就越来越多。大概有两三个星期,我每天排着队要见,半小时一拨,有日本的政治家、也有企业家,也有普通民众,家庭妇女、小学生都有,他们来慰问、来捐款,询问有什么事情是他们可以做的。日本还派了救援队和医疗队,他们的救援队是到达四川的第一支外国救援队。有些日本民众本身也并不富裕,但还是给灾区捐了很多钱。日本许多政党的领导人,亲自拿着捐款箱到大街上去募捐,这些事情还是挺感人的。还有的政治家自己组团,包了一架飞机,从日本直接给四川运账篷,当天往返,也很辛苦,他们把账篷送到了四川。


[崔天凯]我们当时设立了全国哀悼日。那几天,我们使馆布置了能让日本民众哀悼的场所,我们布置了以后就撤不下来,连续了有两个多月,天天有人来。我还亲自接待过日本一些小学生,有的还不是东京的,有的从日本曾经发生过地震的“新泻县”,他们派了代表,送给我一个沉甸甸的布口袋,是小学生的捐款,全是硬币,就是小学生的零花钱,我们都及时转到国内灾区去。所以这些反映出日本各界对我们发生地震表现出的非常大的关心、同情,也提供了很多帮助。


[崔天凯]一直到今年1月份,我们灾区有四批代表团先后到日本考察防灾减灾、灾后重建,日本各方面都给予了很好的接待,介绍了他们的经验。我到四川也专门见了去考察过的这些人,他们在日本了解到的情况对灾区重建还是很有好处的。我在5月份回国时,到四川去,代表使馆献花,表示使馆的慰问。我到四川拍的这些照片,带到日本后他们非常感兴趣。双方在这方面的合作我们还可以推动做很多事情。


[主持人]日本的反映,是不是也和他们是一个多震的国家,以及地震给人民心灵带来的创伤是非常理解的?


[崔天凯]对的。他们在防灾减灾、灾后重建方面积累了很多经验,别的国家受到这种灾害,他的感受就跟一般的国家不一样。这是一个原因。另外一个重要原因,我觉得汶川大地震正好发生在胡锦涛主席对日本国事访问圆满成功之后,胡锦涛是5月10号回国的,胡锦涛主席在日本访问产生了非常好的影响,应该说访问的热潮还在那儿,这对日本各界对我们帮助也有很大的影响。去年胡锦涛到日本,就把救援队、医疗队在灾区工作的照片整理出光盘和画册赠送给日方有关人士,胡主席到日本首先接见的就是日本救援队。


[主持人]您5月份回国一共没几天,去了山东、四川、上海,拍了一些照片,您在大使馆设立专门的区域展示,日本的客人来了就可以看到,这也是促进中日交流的方法?


[崔天凯]我5月份回来,之所以到国内这么多地方去走,一是对我自己来说需要了解国情,我们驻外工作,由于工作性质,大部分时间在国外。我们国内自己经济社会发展怎么样,国内的民众有什么想法和需求,特别是对我们在日本工作有什么想法,我要利用述职休假的机会来了解。到地方走一走,可能了解的更全面、更多。另外一方面就是日后把我们的真实情况介绍给日本,包括中日合作,比如在应对四川大地震等方面,还有山东的农产品到日本出口,还有上海世博会,上海世博会日本馆建设进展的非常顺利,这对于推进中日的合作起到积极作用。


[主持人]每一任在他的在职期间对自己的工作肯定是有一个工作设想,您在促进中日各领域交流方面有什么样的设想?哪些实现了?哪些没有实现?


[崔天凯]大使在国外的工作,首先是要尊重国内的指示,按照中央和外交部的总体部署,具体的方式因为各个大使的情况不一样,可能有点不同。也可以说每个大使面对的形势也不一样,所以一个阶段有一个阶段的工作重点,采取的方式很大程度上也是根据工作重点和目标来决定的。我到了日本以后,当然也希望能够利用我在日本工作的时间,更多的了解日本,日本到底处在什么样的发展状态,今天的日本,它的社会是什么样的,今天的日本人在想什么、在做什么,他们对中国是怎么看的,对于两国关系的发展有什么希望,我希望在日本更广泛的接触各界人士,充分的了解这些情况。所以我也有过设想,希望把日本的47个都道府县都走到,当然首先要根据我的工作需要,有些地方来往更多一点,我还是怀着这个愿望,尽量努力做到。


[主持人]上届世博会是在日本举行的。您觉得我们明年要举办世博会,能不能从日本方面吸取一些经验?


[崔天凯]日本的爱知世博会是2005年举办的,那次世博会举办的非常成功,所以我们世博会的很多主管部门都要爱知了解过情况。日本的经验对我们还有很大的借鉴意义。因为世博会要吸引大量的人去,人多了怎么办,怎么分流,在天气比较热,很多人聚集在一起,怎么防暑、怎么降温,以及怎么安排世博会的这些场馆,虽然要办很大的世博会,但是要尽量保持环境的良好状态,世博会之后的持续利用等等,它都有很好的经验,对我们都是有用的。上海世博会从规模和人数来说要超过爱知世博会,中央、上海等各个主管部门都想了很多办法。每次到上海我都要了解世博会的进展情况,特别是需要我们在日本做些什么。日本现在建的日本馆就非常注重节能环保这个特色,所以我想日本馆能够在节能环保方面引进一些独特的做法和先进经验,对于上海世博会不仅是个亮点,对于上海和其他地方实现可持续发展也非常有意义。


[主持人]现在很多网友对日本国内局势的发展也很感兴趣。大家知道,近几年来,日本政坛持续动荡,安倍、福田上台没多久就下台了,现在麻生政权也似乎不妙了。您认为像这种形势,如果反对派上台的话,将会对中日关系产生哪些影响呢?


[崔天凯]日本很快要进行大选,当然这个大选是日本的内政,当然由日本人自己来决定。很多人关心,包括我这次回来,很多朋友都问我,日本大选以后,中日关系会不会受到影响。我觉得可能会有一些新的现象,因为如果大选以后,政府的组成和现在可能不完全一样了,可能会有一些新的问题需要处理等等。但是我觉得基本面不会有太大的改变,因为中日两国必须发展长期健康稳定的关系,这在两国之间是有共识的。我在日本接触各个政党,他们在这个问题上是有共识的。他们说尽管各个政党在很多内政问题上有很多不同看法,甚至是对立的,但是在发展日中关系这一点上是一致的。当然我们使馆也密切跟踪它的选举进展,希望和日本方面,不管是它的内政发生什么事情,应保持两国关系的平稳发展,这是我们近期要做的重点工作之一。


[主持人]网友也非常关心崔大使的个人情况。翻开您的履历表,非常辉煌:霍普金斯大学高材生、能讲一口流利的英文,精通联合国事务……您在日本期间不仅走了日本的23个县,还做了很多演讲,网上还流传着一些您颇具"崔式风格"的讲话,网友“王家财”问:您怎样评价自己?您认为自己真的是个厉害角色吗?因为有日本记者说您是个厉害角色。您能跟我们分享一下与媒体打交道的经验吗?


[崔天凯]这个问题我想稍微多说几句,我想讲讲清楚。首先,我很热爱我现在这个工作,不光是指当大使以后,在当大使之前,在外交部是个普通科员时就很热爱外交这个事业。在外交队伍中,像我这样的有很多很多,我就是普通的一分子。由于我们这些人在大国或者大家比较关注的国家工作,所以比较容易引起公众的注意。实际上外交队伍当中,大多数人,好几代人,长年累月在一些发展中国家、中小国家工作,这些国家很少成为新闻媒体关注的焦点,所以他们在那儿工作也很少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但是他们在那儿工作有很多付出和贡献,甚至有很多人在战乱地区、疾病地区、条件很艰苦的地区,几乎工作了一辈子,默默无闻,但是他们做的是中国外交基础性的事情,没有这些发展中国家跟中国的友好关系,中国外交没有今天这么好的局面。尽管他们没有成为媒体的焦点,要说厉害的角色,他们应该比我更厉害,这一点一定要说清楚。


[崔天凯]当然,我们作为外交官,特别是作为驻外大使,你在外是代表国家的,也就是说我们在那儿所有的活动并不是个人的事情,你应该时刻记住,我背后就是我们的国家,背后有13亿人民。所以我有的时候一个人静下来,我就会想起来,记得我们小的时候看到报纸上报道当时的那些大使、外交官,觉得高不可攀,非常崇高。今天我坐在这个位置上,确实感到有一种责任感。比如解放初期的那些大使,很多都是身经百战的将军,有很多都是很有经验的老干部,今天我们这些人再做这些工作,当然时代变化了,但是我们能不能像他们一样不辱使命,特别是作为大使需要时刻牢记的。所以不要把自己看的太大,这个“小我”是越小越好。同时在对外交往当中,有很多场合,你就是代表了中国,你的一言一行,外国的民众也好,外国的政府也好,就认为你代表了中国。


[崔天凯]所以这个“大我”一定要充分。大使前面有四个字:特命全权,这不是说明我们有这么大的权利,而是说明我们有多么重的责任。这个“大我”我们要时刻牢记,不要受那个“小我”的影响,受“小我”的干扰越小,“大我”就会做的越好。当然,这个事情也是努力的方向,也可以说是没有止境的,要一辈子去追求。


[崔天凯]至于跟新闻媒体打交道,我一直有个想法,媒体的人,不管是国内媒体的朋友,还是国外媒体的朋友,应该说绝大多数人也是想把自己的工作做好,尽管新闻观,中国的和外国的可能不一样,或者本身的政治观点以及对问题的一些看法不一样,但是大多数人还是有一种敬业精神,要把这个工作做好。


[崔天凯]当然,我们不能强求所有媒体人都跟我们的看法一样,但是我们的责任是要在一种平等的、坦诚的基础上,尽可能多的向他们讲清楚我是怎么看这个事情的,尽量能够得到他的理解,至少他应该了解。这样他的报道才能比较客观。所以跟媒体也有相互平等坦诚交流的问题。我觉得外交官和媒体之间不应该是对立的,而是互补的,因为外交官你讲的再好、再充分,如果没有媒体给你报道,你的影响是极其有限的。如果媒体没有我们给他们介绍的充分立场,那他的报道也是不全面的。所以是相互补充,甚至是相互帮助的。作为外交官要懂得在现在的情况下怎么跟媒体打交道,怎么用好媒体,这对我们很多外交官也是个课题。希望更多的媒体朋友跟我们交流,更多的给我们提供这种机会。我在日本跟日本媒体说,你们谁要来采访我,只要我有时间都可以,你问什么问题我没有限制,你想问什么问题都可以,我尽我所能把我们的看法告诉你。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在线留言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Copyright © 2009